首页 财经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扎克伯格全力奔向元宇宙 百亿美元也打了水漂

2022-09-19 08:02:06 来源 : 北京商报

2021年10月29日,扎克伯格正式将Facebook改名为Meta,全力奔向元宇宙。将一年过去,不仅扎克伯格遭到了群嘲,百亿美元也打了水漂。虽然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使得大型科技股纷纷暴跌,但Meta依然是其中表现最差的一个。这股浪潮已经轰轰烈烈,不过至少在目前,元宇宙没来,Meta的拐点也没来。

元宇宙带不动

官司不断,股价暴跌,Meta的麻烦似乎远没有结束。截至当地时间9月16日,在一周跌去14%后,Facebook母公司Meta股价以146.29美元收盘,处于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的最低点。把时间线拉长,Meta股价在过去12个月里下跌了61%,是美股主要大型科技公司中跌幅最大的,也是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的两倍多。

如果股价延续目前跌势至146.01美元,这将是自2019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彼时,Facebook正在处理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的余波。该丑闻考验了消费者对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信心,并引发了一系列激烈的国会听证会。

Meta所展现出的超强赚钱能力,一直是它应对危机的坚实后盾,也是其备受投资者青睐的重要推动力。业内人士认为,Meta股价走低除美联储加息、俄乌危机等外部干扰因素外,公司在经营方面的持续压力才是投资者抛盘的主因。

自从Meta全面进军元宇宙之后,Meta的账面一路走低。公司在此前的二季度财报中更是首次出现营收同比下降、降幅高于市场预期,且盈利也超预期大幅下滑

这种持续下滑暂时还看不到拐点。摩根士丹利最新数据显示,用户在Meta网站上花费的总时间8月同比下跌3%,连续第二个月下跌。而市场原本预期公司数据将在7、8 月战略逆转回升。

这也使市场对于扎克伯格“五年内变成元宇宙公司”“将继续增加元宇宙项目开支”的言论持怀疑态度。投资者开始要求Meta管理层提供更具体的信息、说清楚元宇宙计划中的投资去处,以及在元宇宙业务与核心业务之间将如何实现成本削减。

在中国人民大学智能社会治理中心副教授王鹏看来,Meta的元宇宙概念从开启产业赛道角度来说,无疑是成功的,毕竟吸引到了很多关注。但在现实中,虽然理念超前、战略也没问题,产品却没有跟上,使其倡导的理念跟公众的预期之间有非常大的鸿沟。

一条道走到黑

Meta前Oculus首席技术官卡马克就曾质疑该公司以实现元宇宙为目标去进行开发的技术架构和构想。2021年,Meta仅在其VR/AR部门Reality Labs就投入超百亿美元,用于研发Quest VR 硬件和软件、Portal视频通话设备和Ray-Ban Stories系列眼镜等产品。

卡马克表示,Meta本可以做得更好,但他一想到花掉这么多钱,效率又不高,就感到不适。甚至Meta的员工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扎克伯格对除了虚拟世界以外的其他东西毫无兴趣,但是公司却并没有连贯的发展战略。”

正如卡马克所说,百亿投入和产出的落差,是Meta的意难。但根据公司财报,这个投资金额在未来只会继续增加。Meta此前宣布,今年计划投资约100亿美元研发元宇宙相关技术,这一数据是其2014年收购Oculus VR花费金额的5倍左右,是2012年收购Instagram花费金额的10倍。

扎克伯格相信,最终可以用VR/AR轻型眼镜取代智能手机。上个月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秋天计划推出Project Cambria。这款头盔拥有强大的计算力,可以用摄像头捕捉真实世界图像并实时以彩色形式显示在头盔内部。

然而,这无法掩盖元宇宙依然稚嫩和原始的现实。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元宇宙并没有产生人们期待中的“大爆炸”,反而出现了坍缩现象,其原因不在于市场不买单,而是自身不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

张孝荣进一步分析,首先是没有技术创新,除了打包了一堆其他领域的软件技术外,元宇宙没有一项技术创新;其次是没有产品创新,元宇宙没有独特产品,只是一堆旧有的存在着缺陷的产品的组合,始终没有出现拳头型产品;再次,元宇宙没有价值创新,除了概念营销活动成功以外,连自身概念都定义不清楚,对于社会没有丝毫价值。

易守难攻

元宇宙业务每季度以几十亿美元的速度耗费着Meta的家底,而带来的收入却少的可怜。曾经的主营业务也不容乐观,在社交台越来越卷的情况下,Meta面临两股强势力量的冲击。

苹果的iOS隐私更新使该公司更难瞄准广告,社交媒体竞争对手TikTok的日益流行也吸引了用户和广告商。与此同时,经济放缓导致许多公司缩减了在线营销支出。

对于公司股价现状、元宇宙业务以及未来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Meta方面,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

在Meta遇挫的同时,仍有许多互联网科技巨头瞄准网络广告这块蛋糕:付费订阅视频流媒体奈飞宣布引入广告模式,广告已成为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的新增长点。期,苹果公司的招聘启事等渠道消息显示,苹果正在搭建广告技术台,使其能在运行于苹果操作系统的应用程序上投放广告。

今年7月,扎克伯格在一次全体员工会议上告诉员工,他们正在与苹果竞争,以确定“互联网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他表示,Meta将把自己定位为更开放、更廉价的苹果替代品。苹果预计最早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首款AR头戴设备。

在Meta的愿景中,全球用户可以通过“Horizon Worlds”跨越空间、地域和时间的限制,尽情与朋友在这些虚拟空间中互动,娱乐,乃至延伸向办公、会议用途,甚至在应用内的进行需要的消费。

从元宇宙的概念被扎克伯格引爆之后,人们似乎看见了人类的未来文明是什么样的。但Meta交答卷的那一天,目前看来还十分遥远。

(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赵天舒)

关键词: 扎克伯格 奔向元宇宙 百亿美元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